图为整治后的毛斯湖景象。nbsp吕望舒 “我从小在海东长大,小时候还会在毛斯湖边背书,当年的‘臭水沟’现在已是水清岸绿,经治理后大不一样了。”全国人大代表阿生青站在毛斯湖边感慨地说。 记者近日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走进"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 主页 > 市场动态 > 毛斯湖迎来清水长流 青海互助县治理黑臭,搬迁养殖场,提升环境
毛斯湖迎来清水长流 青海互助县治理黑臭,搬迁养殖场,提升环境
发表日期:2019-07-19 14:42| 来源 :本站原创 | 点击数:
本文摘要:520)this.width=520;"> 图为整治后的毛斯湖景象。nbsp吕望舒 “我从小在海东长大,小时候还会在毛斯湖边背书,当年的‘臭水沟’现在已是水清岸绿,经治理后大不一样了。”全国人大代表阿生青站在毛斯湖边感慨地说。 记者近日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走进
毛斯湖迎来清水长流 青海互助县治理黑臭,搬迁养殖场,提升环境
图为整治后的毛斯湖景象。 张龙摄


  记者 吕望舒

  “我从小在海东长大,小时候还会在毛斯湖边背书,当年的‘臭水沟’现在已是水清岸绿,经治理后大不一样了。”全国人大代表阿生青站在毛斯湖边感慨地说。

  记者近日跟随中华环保世纪行采访组,走进了青海海东市,实地采访了当地河流生态修复和水资源保护情况。

  一湖清水:生态环境改善了

  上世纪80年代,海东市互助县化工企业常年排放污水,导致毛斯湖水体污染,周边生态环境较差。如今,毛斯湖却成为一处风景优美的景观湖体,更是人们休闲游览的好去处。

  “2017年初,我们实施了毛斯湖生态保护与利用工程项目,建设了连贯的湖体脉络,还在湖内和沿驳岸增加了湿生半湿生植物,丰富了湖体景观。”海东市副市长马杰介绍说。

  现在,6万平方米的毛斯湖由地下水和地表水汇集,形成小型湖泊。南起互助土族自治县威远镇吐谷浑大道,北至平大公路,东接毛斯路,西邻迎宾大道。既是威远镇旧城区和新城区的分水线,又是进入互助县所看到的“第一眼”。

  互助县林草局园林绿化服务中心副主任马守文告诉记者,由于对上游水源加强监管,毛斯湖水源的水质再无异味和污染。水流经毛斯湖后直接汇入海东市的母亲河湟水河,不仅改善了周边的环境,也保护了湟水河的上游水质。

  碧波重现:养殖企业搬迁了

  湟水河是黄河上游的重要支流,流域内集中了青海省近2/3的人口,被称为“青海的母亲河”。互助县内多条河流都注入湟水河,这些河流的水质将直接影响黄河水质。

  在互助县,养殖业是重要产业之一,湟水河流域就曾有32家畜禽养殖场。为保护河流水质,2017年,互助县境内湟水河支流塘川河两岸400米范围内全部划为禁养区,流域内25家养殖场以搬迁、转产等形式进行了整改。

  其中,规模较大的有得虎、繁盛两家养殖专业合作社,共占地25.7亩,累计投资达422.1万元,2012年通过省级标准化规模养殖场认定。

  这么大规模的畜禽养殖场,在短时间内搬迁改造,不仅需要快速不打折扣地完成任务,也需要保障养殖企业正常的生产经营。为此,互助县做了很多工作。

  “有一家养殖场老板一开始想不通,在牲畜清栏以后,锁上门关掉电话不愿意和政府沟通,饲料房等也不配合拆除。经过我们十余次上门沟通,逐渐让他认识到搬迁转产的必要性,也理解了我们的工作。”提到养殖场搬迁转产,互助县生态环境局局长盛芳敏感触颇多。

  如今,原本在塘川河流域的养殖场全部搬迁改造。规模以上的畜禽养殖场基本搬迁到威远镇水电路全通的红崖和东山联大两个养殖小区。政府引导农户集中养殖,塘川河两岸正在逐步复耕复绿。

  多方努力:环境意识提升了

  盛芳敏告诉记者,养殖场的顺利搬迁,不仅表现出政府的决心,也反映出全民环境意识在提升。

  “大家享受到生态环境改善带来的改变,也更加认识到生态环保的重要性。比如,县城周边此前有些空地,被私自圈养了牲畜。现在经整改后,绿化成街心公园,受到周围居民的交口称赞。”盛芳敏说。

  公众环境意识的提升体现在方方面面。互助县塘川镇下山城村的兼职巡河保洁员史大叔说:“垃圾比以前少多了,开始一天能捡五六袋,现在最多半袋。人们很少往河里倒垃圾了。”

  青海省人大代表孔小玉认为,保护水环境,要在全社会形成合力,尤其是公众参与意义重大,要从岸上做起,从生活中做起。为此,她提出过开展“禁磷”“控塑”“制筷”专项行动的建议。

  “我建议从省级层面全面禁止销售和生产含磷洗涤用品,全面控制和规范塑料用品,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筷子等行为。一方面从源头控制,另一方面通过宣传引导,进一步提升公众的环境意识。”孔小玉说。

  通过多方共同努力,塘川河水质已由2015年的劣Ⅴ类提升至2018年的Ⅲ类,海东的水生态环境大为改善。

  阿生青认为,虽然成绩有目共睹,但要实现生态环境持续改善,仍需更多投入,包括资金、技术等。

  “现有的生态补偿多为阶段性补偿,持续稳定的生态补偿机制还需尽快建立,如从国家层面建立三江源生态补偿机制,从资金、技术、人才等多角度进行生态补偿。”阿生青说。(出处:中国环境报)
(责任编辑:admin)
热门推荐
  • 娱乐资讯
  • 社会百态